纪有苏

段子湘,曲娴,顾珉,第一人称练笔

大巴一个急停,我的额头重重撞上前面的椅背。车里一阵骂声,有坐在前排的人说前面好像出了车祸,整条路都堵着,顿时车里喧闹的声音更大了。曲娴带上耳机,低声骂了句“倒霉”。

我伸手揉揉她头发安抚,拆了颗薄荷糖。薄荷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开,那种无处不在的汽油味道闻不到了,不舒服的感觉也跟着消去许多。

曲娴伸手在我包里翻了好一阵才翻出来余下不多的薄荷糖,毫不犹豫拆了一个放到嘴里,然后问我:“诶,糖没多少了,你撑得到下车么?”

“那你还吃!”我推开她凑过来的脸,把她一个耳机摘了下来,带到自己右耳上。

曲娴把我们俩中间的行李挪了挪,和我贴着坐在一起,头靠在我的肩上,玩着我背包上的长颜草挂饰。“你说,家长怎么就敢放咱俩单独出来玩?”

“我怎么知道。”

“别这样嘛子湘,真是太冷漠了。”

“嫌弃就别抱过来啊!”
  
曲娴撇嘴,挽着我的胳膊向车窗外看去。“都快晚上了啊。”她说,抱着我的力气更大了些,“我们去到的时候天已经特别黑了吧?”

“天黑了就是天黑了,还有分什么特别不特别的?”我右边胳膊被她抱着,只好用左手给妈妈发报平安的短信。

天黑了呀……

我刷着空间,曲娴靠在我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,车里骂骂咧咧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没有了,四周围忽然就安静下来,只有耳机里面声音很小地一直循环着一首纯音乐。

路还堵着,车辆排成长龙,闪着的车灯照亮了高速路旁边一小片田地。一大片土黄里只有零星的绿,我看着那里发呆,什么也没想。

耳机里还在循环着那首纯音乐,衔接得太好,完全不知道它竟然放过了一次又一次。快九点的时候曲娴睡醒了,委委屈屈地喊饿。

我也不知道大巴又开了多久,因为没预料到会堵车,也就没带多少零食。不知道这条路还有多久,我只能劝曲娴再忍忍,很快就到了。

很快就到了。我也这样告诉自己。

曲娴胃不好,我不敢让她饿着很久。

还好这一天余留了幸运,曲娴醒了没多久,大巴就下了高速。

我让曲娴收拾收拾行李,给顾珉发短信。

快到,顺路给曲娴带点吃的。

好,车站出口等你。

“话说,借住顾珉家真的没问题么?”曲娴抱着包,看着街灯,忽然这么问。

“有事也是他有事。”我说。

她不说话了,背包下用一只手捂着胃。

大巴里还是很静,不知道醒着多少人。我们两个安安静静地看着窗外,我还是什么都没有想,一直发呆。

大巴进站的时候,曲娴推醒我。“准备下车了!”

一人一个背包,共用一个行李箱。曲娴拉着我,我拉着行李箱,傻子似的往出口跑,其实也没差这么几秒。

她确实饿坏了。

阶梯上蹲着一个二十一二的男生,身边放着外卖,对着我们露出个友好的笑。

曲娴跟我咬耳朵:“他吗他吗?”

我怎么知道。我回她个眼神,给顾珉发短信。

是你?

“是我。”男生站起来,问:“那么迟,堵车?”

“好像是碰见车祸。”我把行李箱给他,把他手上的外卖盒子接过来,递给身后的曲娴。

曲娴在顾珉站起来的时候就缩到了我后面,脾气性格都收敛许多,一下子乖巧起来。顾珉笑眯眯看着她,话却对着我说:“我家离这里有点儿远,你好像是晕车的,需要买点药么?”

“嗯……薄荷糖有么?”

“车上就有。”

“车上?”

“对啊,”他示意我们跟着走,“我自己开车过来的。”

顾珉会开车这事我隐约记得他说过,没当真。原想着他不过二十的年纪,就算想拿驾照也没那么快。

“我妹妹假期的时候喜欢到处跑,所以我一满十八周岁就去考驾照了。”在车上,顾珉这样向我解释。他的手指修长,骨节分明,搭在方向盘上没半点紧张,脸上还是挂着笑,问曲娴:“不是饿吗?怎么不吃?”

“啊?啊?”

我看着窗外,闻言忍不住笑起来,说:“大概是你长得好看,她看饱了。”

曲娴狠锤了我的后背一下。

顾珉低低地笑,听得出忍得很辛苦,我看见曲娴脸红红到耳朵尖,大笑起来。

那段路真的长,我笑了很久,笑到大脑缺氧。顾珉开着车,向我们说着这个那个地方。曲娴拆开外卖的包装,缩在角落里安安静静地吃,听着顾珉说话。

那天其实没多黑,街灯很亮,街道很繁华。大巴里的静谧完全忘记了,只想好好在这里走一遭。

fin.

最后还是发了出来,还是想让别人看到。
不知道说了些什么。